写在故乡的别绪离情

[ 2059 查看 / 3 回复 ]

  出门四十多年,春节举家回故乡今年算是第一次,从俗热闹一番,倍感年味特别的浓,又因为人多情至,难得享受到满满当当的新鲜和温馨。除夕日按旧俗祭祖烧香、顶礼膜拜,算是给祖宗郑而重之行了个礼,然后高高兴兴围炉吃了一顿年夜饭。除此以外,便是在努力亲近桑梓、体味乡音当中感受乡土气息与新气象。出外归来,原本就是为着寻觅,有所追怀,更何况在这热烈的节日里以及这块土地上曾经有我先前的体温。所以,此刻的心境总会自然而然地把过去与现在连接起来,再把其中的岁月稍做一个划分,于是,心底下便突兀显现逝去了的记忆。说实在的,于我来说,尽管多年客居他乡,习惯了外乡异化了的大众风俗,夯实了世面的思辨生性,但今朝回乡,在短暂的心灵安顿中,无论如何也阻断不了心底下所触发起来的缕缕忆念与遐思。

  少年时眼中的家乡很穷苦但又是多彩的,很多是在苍凉杂陈、在迷漫摇荡、在憨顽逸趣中穿行和折腾出来的。而时日越拉得久远,烙在岁月心版上的痕迹就越深沉,宛如老树虬枝般,盘缠环绕,直至进入根部的灵魂,蕴于时代年轮的土层,幻化印刻成浮沉沧桑。当进入情景交织的时候,思绪与联想渐渐地被激活起来,进而激发起一股兴趣勃然的冲动,尽兴地去揭剥,去欣赏其中的一个又一个故事,然后从中去发现体悟生世苦乐依存的关系和规律性,去领受时代发展的必然性。其实,也用不着带着玄妙的语句去诠释前生今世,倒是现实最具说服力、最能醒世、最能掀动心底的波浪。于我积累下来的阅历,大概起码可以这么认为:世间苦乐历来是相间的,互为因果的,同时,历史也在努力改变着容颜,遑论过去,纵是今天,也没准不是这个道理。

  有一个不能忽略的印象,那就是我世居县城北门所能体验到的、曾经滋养着原生状态的那些灵性。说是老城,很早就不曾见到,轮到我这一代,儿时依稀可见散落的老城根,其余大部大致已被芒草、杂树和泥土所包裹,幻化成一绺绺断断续续的荒岗土坝,于是,荒凉凄清就从这里向北延伸开去。从坝头往下望去,除了几百亩薄田披在洼地与丘陵相间的土地上外,剩下的便是乱岗、荒冢和沟壑,再往上,就是连绵不断的丘陵,一直连接到大山。单是五坡岭、狗肚山一带,漫山遍野尽是坟冢,说不清有多少孤坟野鬼,也说不清有多少代人死后在这里轮番歇息。虽说这里是冥地,甚至经常可见白骨露野、晚间“鬼火”飘忽的情状,但少年的生性是绝然不惧神鬼的,到了六七月间,有一种叫山稔子的野果成熟了,即使长在坟堆上或者骷髅边,依然津津乐道摘来充饥,而且还须满满捎回家里供大家分享。提到冥地祭祖,当是清明最为热烈。这里有联族拜山聚餐的习俗,祭拜完祖先后,族亲男女老少热热闹闹坐地围宴,据说也叫阴阳宴。这时候,可以看到每一个人的脸上,特别是那些大老人们,无不都绽着光耀的神气和人多势众的傲气。

  北门外那一绺没人理会的土坝,只是象征性地记录着城里城外曾经的区隔。除此之外,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朝夕匆匆而过,只有顽童才喜欢在这里对垒打泥巴仗,尽管有人战得头破血流,甚至还要挨大人藤条伺候,但痛定之后依然我行我素,那种誓不罢休的倔性,在少年腔中永远热血腾腾。今天安静下来一想,终于悟到一点由缘:食人间烟火的俗世凡人哪个不是从泥土中长大来的,而到了人生尽头的时候,又安安稳稳归复于泥土。可以这么说,泥土历来就是生命之梦,日随时至,魂萦梦绕,所以,一提到乡情、乡思总是离不开故乡泥土的眷恋。从人生意义上讲,泥土连着童心,牵着童梦,滋润着朝气蓬勃和活力,自然是天经地义的心灵独占了。应该说,我的少年基本上是在泥土中摔打过来的。
      也许是环境与际遇的缘故,少年的率性是不依不饶的,大人们也没有太多心事和精力去管束自己的儿女,随遇而安,随境而迁,所以,一个人从小到大,自觉养成了对抗自然界保有的意志力。直到现在,这种基因还在一直延续,正如老城根一样,深深扎根于土地上。

  而今惊回首,已经华发盈额,千般都成了过去,所有的旧影通通都钻入了苍茫的历史。其实,这些都不很重要了,在回味少年苦乐之后,令我所要感叹的、追怀寻觅的,是努力想在岁月迁流的过程中获取一点润汁,使眼睛和心灵得到一番净化,好让我审视世事风景、沧桑轮换的辩证关系。

  扯到这,又说回坟地与泥土,两者有何区别我无心探究,只明白最终还是归结到原始意义上的土地。谁都知道,土地滋养、孕育生命,当生命处于旺盛、张扬的时候,土地更是生存的核心,财富的象征。过去的穷苦总是夹带着愚昧,硬是把阴差阳错当作一回事,于是就有了死人吃活人,活人指望死人的离奇故事了。我总在揶揄揣度阳间的愚钝,祖坟于我者便是庄严神圣,其实于人者都是阴魂野鬼,即便是冠以福地龙脉,依然穷苦如故;同是龙穴,照样白骨露野。有道是,人死如灯灭,草死一把灰,世上岂有荫庇阳事之事。理会到此,我才真正明白了“活见鬼”的确切含意了,往深层想,人活着本是一个幸运的生命,即使是苦,也要乐着,生而为乐才是真谛。值得可喜的是,今人开始清醒了,理智了,终于豁然敞开鲜活的智慧和决心,还土地于生灵。如今从北门外原有的荒岗野冢一路平铺开去,目光为扩展、延伸着的新城异彩所眩惑,所震撼,至于一环、二环路网贯穿其中的展布,我终于萌生了对阳间开明盛举、为乐而生的无任叹服。都变了,也该变了!虽然我依旧凭着记忆,揣着印象去指认,去体认,努力设法去找回哪怕是一丁点陈迹,然而,眼前的一切,已经时过境迁了。

   蓦然间,我终于兴奋地发现,我对故乡别绪离情的倾诉更别有深意了,是的,直到离去,一颗眷恋的心依然无法平静下来。
分享 转发
TOP

一提到乡情、乡思总是离不开故乡泥土的眷恋。
很荣幸我也在故乡长大,在泥土里玩大。对故乡也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天涯路
傲骨柔肠浪迹人
TOP

在花坪长大, 对花坪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TOP

回复 1# 友则 的帖子

游子归家,乡音未改,风俗亲情,依然......
海阔凭鱼跃  天高任鸟飞 
神奇的光影世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