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不畏艰难,退休待遇破冰之旅

[ 5887 查看 / 9 回复 ]

十六、 不畏艰难,退休待遇破冰之旅


  一场大规模的越级上访事件就这么平息了,反思一下引发退休老同志上访的原因和背景,不得不让人深思。有人会说,上访原因是社保待遇太低,又有人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是一帮不讲道理的挖煤佬。其实细分析,说是这个原因也行,说不是这种原因也对。应该说,社保待遇低和煤矿工人敢做敢为(绝不能说是刁民)不是原因,这是一根导火索引发了职工中的不满情绪。

  煤炭企业进入社保后,在当时,退休职工领取的养老金平均有600多元,缴费比较高的个人也有上千元,远远高于韶关市属企业退休人员领取的待遇,应该说比在企业中原来领取的待遇还要高,吃饭是不成问题。但对比省属企业大宝山矿,待遇少了一倍,差距相当大,让人心里很不平衡。近十几年来改革开放给我国经济带来了巨大变化,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国力增强,人民生活普遍得到提高。偏偏就是煤矿,计划经济时期那令人眩目的辉煌已成过去,受资源、生产能力等条件限制,煤炭价格受国家调控和制约,其它行业产品价格不断提升,而煤矿经营效益无法提高,企业与企业职工收入差距越来越大,不满情绪也越来越强烈。过去,企业正常生产的时候,尽管给老同志发放的退休金普遍偏低,毕竟企业还存在,留给人们希望和期盼。如今企业一旦停产关闭,希望就破灭了,被称为“特别能战斗”的矿工们,一夜之间又被作为包袱,买断工龄被遣散,这难道不让人心寒吗?一旦有机会发泄,那将是一发不可收拾。

  一句话,我们可以概括上访的理由:是长期分配不均、一直处于隐蔽状态下的矿区矛盾、社会矛盾和问题的总爆发,也是原有体制积淀的矛盾和社会改革不完善、不合理的必然体现。

  实行社会养老统筹,是一个国家最基本的养老保障制度。在我国是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才起步,这项制度建立不久,不成熟也不完善,特别是实行统筹管理,一个省、一个市还出现条条、块块的管理模式。条条,就是按行业分类,各自进行统筹,行业内不会出现攀比。但可能政出多门,自定标准,有钱的系统,可能会将退休金标准定得高,待遇就好,反之就差一些;块块:就是按行政区域,统一标准、统一缴费,鼓励企业按高标准缴费。缴费高,社保有保障,退休人员也可以享受较高待遇,不会像“条条”管理那样,政出多门,有钱的单位、行业自己统筹,无钱的企业只能进地方社保。资本主义国家经历上百年的努力,克服了以上弊端,完全可以借鉴,而我们的国家还重蹈旧辙,让人可笑。一些地区与地区之间,收入差异、物价差异、消费水平都有相当大的差距,韶关地区的职工按广州地区标准缴费、享受广州地区的退休标准,生活却在地级市,显然不合理。省社保部门有关人员在这种反差面前无奈地说:过去让韶关的企业参加广州的社保,那时工资水平差不了多少,没想到这几年工资水平差距那么大。这些话仅仅是把社保管理中不合理现象归纳于“没想到”三个字,这不是想没想到的问题,只能说明我们政府管理部门的无能、无为。

  老同志的上访,暴露了省社保中的不合理现象,也冲击了政府部门的衙门作风,开始对煤矿退休人员待遇有所松动。在与老同志的上访对话中,有关部门负责人婉转地表示:这是历史遗留的问题,不能采用一刀切的简单处理方式,既不能把已参加广州地区社保的单位退回当地,又不能人为地降低他们的待遇,只能逐步提高煤矿退休人员的待遇。这段话是省政府对上访人员让步的开始。

  首先,省政府采取特殊政策,由省财政出钱,增加一项企业补充养老待遇,根据每个退休人员退休时间,工龄长短等条件,分别以每月90元至150元不等的标准,增加了退休人员待遇。其次,提高养老金的发放标准。不到一年,省社保将煤矿退休人员计算养老金的方法作了初步调整,在养老金待遇中,一共有三个部分组成:一是基础养老金;二是工龄计算和调节部分;三是个人账户部分,个人账户部分是固定不变的。省里将基础养老金管理的基础工资,由韶关市平均工资改为全省平均工资进行计算,每月养老金就多了几十元。但是也同样存在不合理的情况。一个退休人员的养老待遇,一部分按全省平均工资标准计算,另一部分又按韶关市区平均工资标准计算,这种方法又将形成新的不合理的现象。但不管怎样不合理,煤矿退休人员还是提高了待遇,广州上访成为提高待遇的破冰之旅。但从另一个层面来看,又让人感到省社保政策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也不是无法改变的,仍然是人为因素较多。要解决问题,还得上访,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这种心理和现象已在人们的心中逐渐明显的体会出效果。
退休老同志每月增加了几十元,上访的势头没有丝毫的减退。每年到广州上访的人次还在不断增加,有关部门接访频繁,对话中反复解释还是那几点意见,渐渐对解释工作失去了耐心。已记不起是哪一次上访时,有关部门接访人员说了那么一段话:你们说社保不按政策办事,可以走司法程序解决嘛,通过法院审理,看看社保是否按政策办事。这是有关人员诱导老同志走打官司的路子,因为打官司,有一个时间问题,还有一个司法程序的问题,案子交给法院后,双方提供呈堂证据,被告方就可轻松了事,一经审理、判决,谁都无权更改。

  退休老同志不知轻重,认为自己在理,有足够理由打赢官司,讨回自己的公道和权益。他们在矿区发动捐款,咨询北京有关法律专家,聘请律师,组织职工签名进行行政诉讼。2001年6月,曲仁矿务局、梅田矿务局、坪石矿务局三局的退休人员4583人,向广州市东山区人民法院起诉,状告广东省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

  此案可能是中国行政诉讼案中第一桩大案。

  首先:原告人数之多,为中国诉讼案中之最,一宗案子同时有4583名原告,被称为行政诉讼系列案;

  其二:被上诉人为省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是省政府行政管理部门,厅级单位,堪称诉讼案中最高级别单位;

  第三:索赔款高达数亿元,如按胜诉计算将赔偿4583名和全省三万多退休老同志数亿元人民币,金额之巨,可能为全国之最;

  第四:该案已得到北京有关法律专家的支持和广大职工的同情和默许,形成了情与理、情与法的争斗;

  第五:该案引发了一场非法游行,五百多名退休老工人冲击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占据了审判大厅,游行队伍冲击韶关市政府,大院电动门被掀翻,退休老工人在政府大院占据四个多小时,院内一片狼藉,有关系统瘫痪了几个小时,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笔者在这里不去描述行政诉讼案的细节,因为官司怎样打,老同志肯定是输的,不可能凭老同志列出的问题,就可以判省社保输。以前,省社保让有关单位参加广州的社保,当时也有政策,也有规定,现在不让煤炭行业进入广州社保,按地级市的标准计发退休待遇也是有规定、有政策,不合理仅仅是不合理,是历史造成的,省社保何错之有,这就是官司结果。但老同志依然心里不服啊!

  进入2006年,曲仁矿务局破产工作也将终结,矿区的服务性项目包括退休老同志的管理也已移交地方政府,矿区内相对比较稳定,老同志又在私下活动,酝酿着又一场大规模上访。他们的理由是:官司输了,争取提高待遇的活动还要进行,不能轻易放弃。牵头的又是茶山矿的老同志,他们瞄准广州召开99届商品交易会,集体上访,扩大媒体影响,从而引起省政府的重视。

  四月十七日,由茶山矿、格顶矿180多人组成的上访团,从韶关乘坐几辆旅游大巴浩浩荡荡向广州进发,梅田、坪石30多名退休人员代表坐火车也向广州赶来。他们先聚集于省煤炭工业总公司大院内,随后来到省政府大门口。220人的上访团,工残人员拄着拐杖,白发苍苍的老人迈着沉重的步履,让人不免产生几分怜悯。省政府有关部门如临大敌,启动了应急预案,调集了两百名公安和武警,公安人员还牵来四条大狼狗,鲜红的舌头长垂,这里嗅嗅,那里闻闻,让人畏惧几分。省政府电话通知省煤炭工业总公司,要求派人接访处理。

  有关负责人来了,一句话,“已移交韶关市政府管理”。

  电话传至韶关市政府,“我们没接收,煤炭的退休人员我们管不了”。

  省广业公司向省政府出示了移交人员协议文件,不言而喻,应是韶关市政府负责派人接访。

  一批老同志上访,政府如临大敌,同时竟又如此推诿,谁也不管,谁也不想管。想起笔者在企业时,老同志想找谁就指名道姓的找,想闹就闹,闹到热闹时,领导还不能太激动,好言劝之,象哄小孩一样哄回家。现在可好了,移交地方管理后,再想上访时,没人劝,没人哄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在家呆着吧。

  上访团在省政府大门口,见如此多的警察,有的老同志无不心惊胆颤,为首的两位上访代表,平时能说会道,此时也不知溜到哪里去了。两百多人,群龙无首,无人参加对话,无人愿意当代表。有关人员发话了:对煤矿退休人员,省里已经很照顾了,破例将基础养老金提高到全省平均工资水平计算,不能闹一次就提高一点,这一次坚决不能开口子。这几句话,将上访人员闹待遇的要求完全封杀。政府的强硬态度,也是上访人员始料不及的。

  上访人员拖到晚上八时,市公安局调来几台大客车,强行将上访人员送上车,连夜被遣送回韶关。这次上访无果告终,虽然上访规模不小,人数也多,上访理由都一样,却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同情和理解,连基本的上访对话也没有代表参加,这可能就是全省煤炭企业大规模越级上访的最后一次。呜呼,随着企业的破产终结,让人生怜的煤矿老人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淡化上访了。

  回顾企业的破产,职工上访的一幕幕情景,笔者无法表述出什么样的感慨,是同情、怜悯还是愤愤不平,都无法准确概括,但有一点,可以亳不愧言地大声说:广东经济无论发展到什么样的高水平,任何人都不能不顾客观事实否认煤炭为广东经济发展立下的卓越功勋,不能忘记那些舍生忘死为了多出煤的矿工们,更不能采取不公允的态度在社保待遇上忘记他们、歧视他们,煤矿工人是建设共和国的功臣,是广东经济建设中一代光辉历史的创建者。
分享 转发
TOP

广东经济无论发展到什么样的高水平,任何人都不能不顾客观事实否认煤炭为广东经济发展立下的卓越功勋,不能忘记那些舍生忘死为了多出煤的矿工们,更不能采取不公允的态度在社保待遇上忘记他们、歧视他们,煤矿工人是建设共和国的功臣,是广东经济建设中一代光辉历史的创建者。
天涯路
傲骨柔肠浪迹人
TOP

广东经济无论发展到什么样的高水平,任何人都不能不顾客观事实否认煤炭为广东经济发展立下的卓越功勋,不能忘记那些舍生忘死为了多出煤的矿工们,更不能采取不公允的态度在社保待遇上忘记他们、歧视他们,煤矿工人是建设共和国的功臣,是广东经济建设中一代光辉历史的创建者。
TOP

TOP

TOP

省政府有关部门如临大敌,启动了应急预案,调集了两百名公安和武警,公安人员还牵来四条大狼狗,鲜红的舌头长垂,这里嗅嗅,那里闻闻,让人畏惧几分。省政府电话通知省煤炭工业总公司,要求派人接访处理。

我想问一句:是什么人如此害怕呢?
我既是一个建设者同时又是一个破坏者,不破不立。
TOP

呜呼,随着企业的破产终结,让人生怜的煤矿老人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淡化上访了。


广东经济无论发展到什么样的高水平,任何人都不能不顾客观事实否认煤炭为广东经济发展立下的卓越功勋,不能忘记那些舍生忘死为了多出煤的矿工们,更不能采取不公允的态度在社保待遇上忘记他们、歧视他们,煤矿工人是建设共和国的功臣,是广东经济建设中一代光辉历史的创建者。
TOP

不得不悲哀的弱弱的说.....可怜的矿山人,可敬的红工人....
TOP

我也想问一句:是什么人如此害怕呢?
TOP

哎,,,,,,无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