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 望

[ 3336 查看 / 19 回复 ]

  在矿区一隅,清晨,很多男女老少散步晨运,来往不绝;微风携着清鲜的空气,悠游自在,好一道风景。漫步中,常遇见一对老伴,我称他叫张叔,都八十出头了,精气神依然健朗。一见面,笑语盈盈,熟人一见,开心总比其他多了许多。闲淡中,问他们为何不到儿女那里生活,回答很爽快:“这里舒坦开心,哪里都不去。”其实我问的是多余的,早就知道他俩有安常守旧的依恋,有道是,一切有情,皆依性而住。

  矿山已经衰落,但矿区这片土地却是老人恋恋不舍的世界,这里有熟悉亲切的老面孔,有同声相应的话语,有浑如梦中的旧事。除此之外,拳拳在念的心事在老人心目中摆在至高无上的位置。就拿张叔两口子来说吧,矿区的旧屋虽然让孩子翻新了一遍,但规制依旧原样,这里是张家根脉之地,祖孙三代人曾在这里因缘和合而生,儿女在这里落地成长,内外孙子在这里抚育带大,还有小院子里早年栽种的那棵石榴树,颇有贵气,老人一直呵护着它,夏季时杨花,而且是朱红色的,到了中秋,红果便枝头灿烂,孩子也相得益欢,那般童趣也被映衬得格外灿烂。如今儿女们都成就了事业,家道兴旺,这段因缘果报怎不让老人牵萦于心呢。所以,老人不敢轻易离开自有他们内心至善的心事,他们的暮年心结矢志不渝地编结在“承前继后”这四个字上。

  也许这些老人的心事偏于固执或古董,但是,如果将其连接到他们一生的前因后果,而且延续善因,供养善果,那么,他们的功德也就圆了一大半了,于是,能否这么说,老人的这种境界当属神圣的精神资源应该是没有太大的异议了。说到底,人老难撼其志,他们有必要这么想,也必须这么维持,这是做老者的基本守则,无庸置辩。

  老人有老情,这在矿区尤为突出。每当老人们扎堆聚首的时候,谈笑风生,推心置腹,无所不尽其言,朝至午归,很惬意,很开心,以至连午觉都睡得很安稳,即使节假日与儿女们聚在一起都没有这么开怀。在矿区,很多老者都有一个感触弥深的认同点:人老多病,倘若在外地生病住院,除了亲人还会有谁看你呢,要是处于弥留之际,恐怕无尽孤独;在矿区就不一样了,老哥老弟接踵探视,有病或许也好了一半,即使死去,也有众人相送,埋在矿区坟山,游荡地下阴府也不觉得冷清。寥寥数语道出了一种直白无瑕的暮年心境,而这种心境说通透一点,恰恰符合了矿山文化根源衍化的全部,就像煤块一样,那么邃远,那么执着,那么炽热。矿山情怀已经在这代人中点化凝固,挥之不离,正如宋人顾逢诗云:“老来情不舍,枕上梦频成。”

  说到梦,老人最擅于圆梦,因为梦里包裹了很多沧桑沉浮世事,兼容了许多喜乐,也交织了无数伤悲,一朝梦来,旧事回思一梦中,醒来,撩开历史的面纱,还原真实的故事。我们不妨撇开他们人生的两头,只看准中间那一节,于是,故事的精彩就足以令人百感交集、感慨万端。煤矿有一位老工程师,我叫他徐总,他是六十年代初正规科班大学生,毕业后便分配到井下一线当挡头工,一扎下去就是几年,说他没有牢骚不近情理,只能以假当真,经受时光与磨练后,结果弃假成真了。他回忆起来,犹如梦般萦怀不散。尽管煤矿已经终结,但那一生为之生死的梦痕依旧萦绕心头,无法抹去。他与很多健在的同行依旧死死地守在这场梦中,其他的劝化都无从接受,不屑一提。他们的心灵已经滤清了所有繁杂的尘埃,静下来慢慢地品味旧时的风采,故友的情怀,矿山的泥土……人到了以梦悟情的时候,那种守意是坚不可摧的,无法扭转。我无力作深入的联想,但必须强调:这里毕竟是他们生死荣辱、梦寐以求的世界。

  与徐总一道留在矿区的老干部当中,霍老算作是唯一守护矿区的老班子成员之一,今年整整八十,开始拄起拐杖,老态已经袭来,且孑然独身。但脑瓜依旧从前,侃起话来,仍然思路清晰、滔滔不绝。前些天我陪明彪老局长去看望他,从他的话语中窥视到他仍旧踌躇满怀的心镜,企盼在有生之年继续为矿工利益疾之呼之。这些年,他确实全力以赴支持和参与工人权益的维权活动,出点子,提意见,深受老同志和工人的敬重。除此之外,他把收拢了的心凝集于书法,既投其所好又怡性养神,助推身与心的和谐共赢。霍老的一生,有其传奇的颂赞,在此不予补缀,仅以当年多种经营奔波的功绩足以留在珠三角安度晚年,可是他留下矿区,以清静之心去稀释过去的甜酸苦辣,然后回归到无牵挂无累赘的空间。有人不理会他的心思,持质疑之惑,其实都是枉然的。问心而言,愿意在败落,萧条与冷清的环境中独身其居的人很少见,然霍老决意守住山区,除了上面略作点破外,与其看破红尘,避开是非,缘梦自修有所干系,虽无禅意但也引接哲理维护暮年。还有一点,就是山区特色的恋情不舍,因了长年累月与矿山之间的眷恋与默契,心中自然筑就了对山间的深意。为此,我以“活着清秋数点山”为潜语,给他独特的风韵添上修饰。

  该收回到本文的文眼了。守望旧梦,铭刻那一段艰辛与甘甜、寂寞与欢愉、温馨与冷漠、深沉与开朗的历史,摈弃酸楚,包容时运,然后通过心灵调色板的润色,浓浓地涂拨出老人世界超脱的梦彩,幻化成一道矿山不逝的晚霞,红艳绚烂!
分享 转发
TOP

友则局长围绕挥之不去的矿山旧梦,以充满激扬的生命诗情对这片土地作出独有的讴歌。全文娓娓叙述,让人久久不能释怀……
天涯路
傲骨柔肠浪迹人
TOP

TOP

老人不敢轻易离开自有他们内心至善的心事,他们的暮年心结矢志不渝地编结在“承前继后”这四个字上。
TOP

TOP

TOP

矿区这片土地是人们恋恋不舍的世界
TOP

矿区的老人对自己的窝都依恋,有自己的小天地,不做刺猬人。
TOP

回复 8# 蛋蛋面 的帖子

说到位,因循祖业。其实不只是矿山老人,是老人都有这不朽的恋癖。
TOP

回复 7# 红工报 的帖子

谢谢老沈点评。
TOP

回复 6# stlimain 的帖子

谢谢李老师。
TOP

回复 5# 白衣天使 的帖子

谢谢龙月香白衣天使。
TOP

回复 4# 俊生雅园 的帖子

谢谢本家俊生点评。
TOP

回复 3# 泉眼 的帖子

谢谢泉眼那颗慈性的眼神。
TOP

回复 2# 浪迹天涯 的帖子

谢谢你桂生,很多很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