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除夕夜

[ 5393 查看 / 19 回复 ]



  乙未年春节将至,寒气簌簌,粤北讨厌的湿冷天最易令人生愁。人闲着,脑子总往旧事里打转,想起当年林教头雪夜山神庙的故事,不觉恻怆感触,同时也自然勾起我在知青岁月里的一段回忆——那年除夕夜,在公社水库工地上曾与一场冷寂和惊悚一度守岁。回首旧事,那幕近乎林冲雪夜又绝然不同身世背景、不同情节内容的故事重现在眼前。

  一九七零年春节,在海丰县鹅埠公社上北大队下径水库工地上,我所在的西南大队所有知青都走光了,留下我独自守在工地草寮中,与寒风凛冽、荒山死寂一起守岁。年终栖身大山,犹如与世隔绝,除了北风的呼啸以及萧肃凄冷外,身边什么年味也没有,尚可苟且的只有半升四级水利粮、一簸箕番薯,其实,这种节日的落寞与寒碜,在我的知青岁月中司空见惯,养成了似有若无的心态,似有的不外是时节的符号,若无的则是把它看得淡如白水,所以,所谓节日的意识很长时候就在不屑又麻痹中固化。

  水库下游二里处趴着一座叫南坑尾的小村,历来当属穷乡僻壤,自从水库立项之后,山村方有一丝生气,但穷白的旧貌依然如故,即使年关将至,山里的世界依旧热闹不起来。

  话说村旁靠北牛棚那边,居住着两户从城里流放改造的“黑五类”,一户是汕头籍的,素不认识;另一户是县城的黄叔一家,他的两个儿子,既是我的兄长又是邻里,旧时同辈间交往甚近,双方一念旧情的确是在乡风乡俗中濡沫的。下乡后,各奔东西,我们彼此之间相见仅在公社赶圩时偶然邂逅,待到水库开建,各乡劳力均集结于此,我们才有经常会面的机会。至于他们的牛棚之家,囿于敏感时期和意识形态的忌讳,我是不敢冒然抵近的。那年年夜饭,黄家得知我孓然一身呆在工地,遂嘱我一道围炉守岁,情理难拒,于是应允附会,虽犯了时势大忌,但那时我确实没有过多的掂量,直至后来也没有闪念过需要反思的必要。后来因此事漏了眼,被小人揭了短,按常例是要受过的,好在其时我已担当了大队水库工地施工员,有点“学大寨”骨干的衔头,大队头儿刘老板于公于私巧妙平息了此事,总算蒙混过关,此是另话,不值在此一提。

  自古以来,人们年夜守岁,本是人生民俗中最开怀的时刻。但那天除夕围炉,可以说,我蒙受了一场当时难以形容的冷寂感。一踏入门,黄家便将柴门倒插着,以防小人干扰,免得大年三十惹来不必要的是非。屋子十来平米见方,外围用竹片夹一层茅草搭了一间小厨房兼卫生杂物间,主房属半墙土砖瓦结构,所谓半墙土砖瓦结构就是下墙砌土砖,上墙泥巴糊稻草,屋顶单层披瓦(中梁、屋檐滴水处稍加灰浆粘贴,其它按序排列,故曰披瓦),低矮实用。屋子前身虽是牛棚,但改造后经老人家尽心打理,算是经营得干净利落。这天,屋梁上吊着一盏中号煤油灯,比平时略为投本些,其它如旧,形式百般低调;菜色基本是自种自养的,不说丰盛却也侧重家乡的口味。双方简单贺岁入席后,便各自守分压静,懦谨处之,似茹斋餐规,除了咀嚼声响依稀可闻外,剩下的都在喑然沉寂中安命而已,不敢声张,各人自知话多失准,语多失意,何况外头关键时刻抓阶级斗争新动向十分投入。这种难言之隐,估料现代人难以理喻,但确确实实是我亲历的事实。其间,我看得出来,黄叔俩老一声不吭,心泪和着饭菜吞咽着罪与非罪、出身与出世的纠结,此时零落孤灯寒影,有如残霞将落、孤烟塞外、寄人篱下的伤叹;虽是除夕夜,却近乎杨白劳那段悲戚的重现。事实上,黄家当年的遭遇与处境,欲言又止这类情态又岂止仅仅流露在这一天,自从流放以后,老人整个精神状态早就崩溃了,即便面对膝下一对儿子,在当时如陷囹圄的大背景下,也未敢低首微言,颇有“不如缄口过残春”那种炎凉际遇,倘使蒙屈死去,也甘愿保持隐忍的态度无言以对了脱残生。所谓“言者无罪”的历史宏论,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意识错乱中被彻底否定了。

  在那种“人间愁寂意,绝弦已无声”的厄境中,黄哥兄弟生怕我受到冷落,只得强拉着微张的笑容,却无法掩饰住丝丝艰涩的苦笑,不时机械性地、间歇性地往我碗里夹些菜肴,似乎在刻意缓解我的沉闷、或是向我暗示着难以宣泄的忍抑,此时此刻,我很自然且设身处地地意识到,他们目前的处境,完全混茫于无奈与奈何中、纠结于错综复杂的困惑与忧忿中。直到现在,我依然无法从任何理性范畴中推绎出它的含意,因为无法破解逻辑混乱的意识形态,只能借助所谓的“特定的历史,特定的情节”那句常态化的妄语敷衍搪塞,自我解嘲也自我作践,留下一阕我的后世人生章段难以释怀的颇具遗憾的心结。

  这餐年夜饭确实令我吃得很心酸,说是过年,可又不像即使穷过年也那么自如的开心,连吃餐年夜饭都要担惊受怕,甚至连人最基本的生存法则都必须附上政治标签,你说这世道人道如何评判,简直令人莫名的费解乃至厌恶。说心里话,我对那种戈壁滩式的精神生活彻骨地于心不忍,但其时又如之奈何?只有浓缩在我的岁月沉淀中,板结成一层难以磨灭的镂刻,镌骨铭心。

  夜半时分,该是我悄悄溜回草寮守岁的时候了。山的那头,凛冽的寒气如刀割般起劲肆虐,北风凄厉地呼啸着、撕裂着;夜,嚣噪得异样的离奇,犹如鬼蜮呼嚎的可怖,以至令我感到有种不祥之兆笼罩在脑际,心窝里不由猛然打了个寒颤。一路上,深一脚浅一脚贴着小山路,像做贼一样,小心翼翼,心中忐忑不安,就是不怕鬼,独独最怕碰到生人,于是三脚两步悄无声色潜回草寮,搬来木头堵紧草门,点上煤油灯置于破缸底(防火之招),一头扎进草窝,浑浑然企图睡去。

  然而,山风一直无休止地猛烈切割着,沿着山脊飚泻而过,越过库坝,穿入工地,像狂蛇乱舞呼啸着,妖厉鬼嚎,令人毛骨悚然。草寮四周的茅草已经哗哗地惨叫着,茅屋的支架开始嘎吱嘎吱地摇晃起来,仿佛像一个风烛残年老者在奄奄一息之际孱弱的呻吟和挣扎。看来,老天今夜已经不打算就此消停罢休了,意欲非搅得你周天寒彻不可。正当我在预感岌岌可危的后果时,顷刻,一阵强风带着刺耳的撕裂声掠过山包,草寮低矮的竹子夹草门终于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尽管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最伟大的智慧,但都功亏一篑。山风如溃堤崩泻,一发不可收拾,“大厦将倾”。此时,油灯灭了,一片漆黑,地铺上的茅草和棚寮内的杂物如搅拌机般随风翻滚,此刻,我自知情况不妙,立马做出了逃命的决定,干净利索冲出风口,跳进背风的沟坎避开枝桠的撞击,紧接着扯开喉咙向不远处的工地指挥所喊话求助,其实人已平安无事,光喊破嗓子也是枉然,究其原始的动机,无非是在下意识地壮自己的胆。应对此类事例,说实在话,即使指挥所的值班人员赶来帮忙,只要看到人没事也就放心了,至于茅屋的安危去留,常识告诉人们,大风当前,而且在夜里,三几人欲保住茅屋不受伤害是绝对白费心机的,精明人只好眼瞪瞪任其自戕,虽然那个时候的人们忠实践行“人定胜天”的豪言壮气,但在客观事实面前依然皈依理智。果不其然,此时,山风裹挟着库坝上的黄土,像魔鬼般喷吐着血腥的长舌,从外到里肆无忌惮地、开膛破肚似的撕扯着茅草,几波次的疯狂冲击,终于将屋顶彻底掀翻了,茅草腾空而起,噼里啪啦搅旋于夜空,似乎在向空寂的世界大声呼喊、忿怨、谩骂,又像是年终爆竹替代式的张狂。然而,这里的现实,绝然没有炮仗烟味扑鼻的香,更没有岁首开门的喜庆,而是尘嚣甚上,一片狼烟。这时段,苍穹下一片恐慌的黑暗,甚至连远处微弱的灯光、天上隐约的寒星,也被山风拉扯得摇曳暗淡,像流萤忽闪而逝,又像鬼火般不时闪露着狰狞。

  略微缓了一口气,朦胧中抬头望去,小山包上已经趴伏着一座空荡荡的散架,如僵冷的白骨骷髅,带着没有跨年的咀咒,冤屈地耷拉着惨白的躯壳,凄凉地死去。风,继续跋扈自恣,无所忌惮;夜,已然失去了它应分的原色,一片惨酷的枯黑。

  全大队四座草寮,其中三座屹立于山下,损失不大,唯独这座顶风搭建在山顶的草寮全被摧毁。有人云,风水不正,灾晦必将降临,故地理卦爻的说教,似不可信又不得不可信,反正此夜风催草寮皆成事实。然而,我却倾向于自信,故那年除夕夜,我能够侥幸逃离那幕惊悚的一劫,全赖于明智的果断。我庆幸经历了除夕夜触目惊心的不凡,也庆幸大年喜神惠及黎生的恩赐。今天想起来,后怕万分,但在那时,我压根儿就没去想壮烈的那回事,跨年垮了草寮却垮不了我的运气,准确说,跨不过我的理智,自然垮不倒我的意志。

  大年到了,风也精疲力竭了。凌晨二点钟许,我拖着倦容搬到工地指挥所,指挥所老王家属煮了一锅自制姜糖汤圆,五六个值夜守更的兄弟们美美吃了一个痛快,暖暖的,心中的兴奋点全聚焦在传统的平安夜,默默地祷告、祈福,好像这件事发生在遥远的从前,一切都归于娴静中。此时,不远处的下北大队草寮那边,悠然传来熬夜守岁的知青演奏的二胡曲——国乐大师刘天华的《除夕小唱》(《良宵》),曲调委婉舒缓,令知音者怡然愉悦,像催眠曲般助我飘飘欲睡。该合眼了,我终于带着布满补丁的思想进入睡乡,嘴角还在无意识地砸嘴舔唇,而脑外那些无形无影的游丝,还在冥冥的,如同梦幻般荡悠着外人难以体味的沧桑幽噫……

  2015年2月13日定稿




最后编辑友则 最后编辑于 2015-02-17 19:54:05
分享 转发
TOP

苦尽甘来,真诚的祝福友则局长晚年生活健康幸福快乐!新的一年喜气洋洋!
天涯路
傲骨柔肠浪迹人
TOP

苦尽甘来 友则才子
海阔凭鱼跃  天高任鸟飞 
神奇的光影世界
TOP

本文是旧事,都不值钱了,是朋友,看看文字尚可,宣泄于心则浪费精力。

又一轮新年到了,谨向红工的老同事、老熟人、老矿友、老邻居、新认识的家园朋友们恭贺新禧,万事如意!
TOP

回复 1# 友则 的帖子

友则兄:
      凭你的丰富经历、阅历;之前的城南旧事,之后的红工往事;有着饱满的热情,精彩的文采;写一部回忆录,足以让世人、红工(曲仁)人为之振奋,惊叹......
      《泥土情结》专栏,多产作者;人生几何,来之去之......
最后编辑石磊 最后编辑于 2015-02-17 22:30:05
海阔凭鱼跃  天高任鸟飞 
神奇的光影世界
TOP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天涯路
傲骨柔肠浪迹人
TOP

苦尽甘来,真诚的祝福友则局长晚年生活健康幸福快乐!新的一年喜气洋洋!
浪迹天涯 发表于 2015-2-17 19:52:00
TOP

[quote]苦尽甘来,真诚的祝福友则局长晚年生活健康幸福快乐!新的一年喜气洋洋!
浪迹天涯 发表于 2015-2-17 19:52:00[img]htt......
白衣天使 发表于 2015-2-17 22:59:00[url=http://20090502.sztvu.net/showtopic-3885.aspx#32882]
TOP

沧海桑田,换了人间,祝福
TOP

林局新年快乐
TOP

新年快乐
TOP

TOP

林局长新年快乐!每天都幸福生活
TOP

行好运        事业旺
前程广        万事吉
愿羊年        体安康
财源茂        国兴旺
TOP

林局长新年快乐!每天都幸福生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