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产业基地,一代矿工的心血

[ 7803 查看 / 13 回复 ]

产业基地,一代矿工的心血



  一个煤炭产业基地的毁灭,无不让人心痛,简单回顾一下曲仁矿务局的建设历程,凡经历过那如火如荼岁月的曲仁人,对矿区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怎能轻言放弃,那是两代煤矿职工的心血啊!

  曲仁矿务局已有80多年的开采历史,早在1915年由新会侨商卢敏卿投资办起协兴公司,在丝茅坪钩嘴岭采煤,历时3年,亏损严重,被迫停办。1918年,又由开平人谭子良等人持股,接办协兴公司,经营十年,也以亏损告终。1930年,由新会煤商谭礼庭集资100万大洋,以3万元收购协兴公司,成立富国煤矿股份有限公司,总部设在广州,并设有广州、韶关两个办事处,在丝茅坪、茶山的白茅坑、芋头岭、钩嘴岭一带开掘六、七对平峒和斜井,大规模开采煤炭。并从河边厂修建轻便铁路9公里,直通茶山,用小型机车运输。年产量高达10多万吨,1936年为最高年产量和最兴旺时期,职工人数达2000人,年产煤炭16. 9万吨。所产煤炭大部分销往广州、汕头、香港等地,当时“富国煤”因发热量高、易燃、耐烧,在粤港两地名噪一时。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因战乱时期,煤炭销不出去,资金严重缺乏,造成煤炭生产不正常,时停时开,公司煤炭产量锐减。1945年,曲江沦陷,富国煤矿亦被日本侵略者占领。是年8月,日军投降后,矿场遭受破坏,后又遭土匪掠夺,损失惨重,公司濒于破产,恢复生产时只有几条小土窿产煤,数十个工人生产,年产量也只有一、两万吨。

  解放后,在1950年至1952年三年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富国煤矿仍由资方经营,人民政府采取利用、限制、改造民族工商业的政策,促进煤矿生产发展,并对私营企业进行清产、评估,完成了对富国煤矿的社会主义改造。1953年,富国煤矿实现公私合营,废除了不合理的工资制度,实行社会主义“按劳取酬”的工资制度,调动了工人的生产积极性。那时,新中国成立不久,广东省百业待兴,多么需要煤炭啊!在莽草丛里,荆棘窝里,工人们开出一条条小路,手抬肩扛,把机器设备拉到山沟里,开出一条条平峒,生产迅速发展起来,产量成倍提高。1952年,职工人数只有229人,1957年增加到1219人,增加4。3倍。原煤产量每年平均增长速度是155. 7%,工业产值平均增长速度是157%。在1956年,全年煤炭产量已达到18万吨,可依然满足不了全省经济建设发展的需要。南粤大地,到处是望煤兴叹之声,从共和国煤炭部长到广东省任省长的陈郁,在广东的第一件事就抓煤炭,要求煤矿加快建设。

  1958年8月,富国煤矿股份有限公司由公私合营转为全民所有制,与广东省曲仁基建工程处合并,改称曲仁煤矿。1962年1月在原基础上成立曲仁矿务局,下设花坪矿、云顶矿、格顶矿、茶山矿。煤炭建设的宏伟蓝图在粤北山区开始描绘,大规模的煤炭基本建设在矿区展开。1958年,工人们就是用一镐一斧,采用土制绞车,在花坪猪头山下,打下一口垂深85米,年产15万吨煤炭的探井,竖起了广东省煤矿开采史上的第一座丰碑。随后,云顶矿立井、格顶矿立井、茶山矿正50水平立井相继开工建设。在开掘格顶矿立井时,发生瓦斯爆炸,一次死亡36个职工。重大死亡事故没有吓退煤矿建设者,一座座井架在粤北山沟沟里竖起。1959年,云顶矿一对立井建成投产,这也是广东省第一对现代化的立井,具有主井、副井,从地面到+129、到+80,垂高149米,年设计生产能力为30万吨,全部采用电动提升、运输,改变了使用蒸汽绞车提升、蒸汽水泵排水和自然通风等简陋的生产方式,同时也标志着曲仁煤炭建设进入快速发展阶段。

  为了把煤炭生产建设搞上去,工人们的付出很难用文字形容,可以说已到忘我的境界。那时的口号是:先生产,后生活,先井下,后地面,一切为了多出煤。井下打风钻,五、六十斤重的风钻机头扛在肩上,开启六、七公斤压力的管道压风,钻机震得一身都麻木了,没有一个人叫一声苦。打风钻,那时还是打的干钻,合金钻头旋转着撞击岩石,巷道里粉尘弥漫,一米外就看不清人影。工人下班后,个个都是白色岩粉覆盖全身,鼻孔里可以扣出一块块凝结的粉尘,许多工人干不到三、五年,有的就身患矽肺,得了职业病,不得不退出生产一线。后勤生活又怎样呢?一座座现代化的矿井建起来了,矿区只建了少量的砖瓦房,大部分工人都住在杉皮房、油毡房和竹席房里,老婆孩子来了,也只有以蚊帐、竹席为界,混杂住在一起。就那样的生产生活条件,谁也没有怨言,因为是党、是毛主席号召煤矿工人,要“迅速改变北煤南运”。工人们的心里永远记着这个伟大的号召,这个号召也成为煤矿工人的誓言。那时,以人海战术、以拼命精神,赢得了煤矿的辉煌,也为曲仁留下了抹不去的后遗症。这里有两组数字可以说明这个问题:历年全局患职业病的职工有两千多人,在井下因工牺牲和因职业病去世的有一千多人;到2003年止,曲仁建矿有50年了,全局职工住房有48. 8万平方,其中楼房只有14. 5万平方,平房有34. 3万平方,平房占比例高达70. 18%,有的平房还是50—60年代建的简易平房,需要立即进行抢修的危房高达10万平方米。用不了几年,无资金维修,危房的比例将以每年百分之十几的速度急剧上升,不稳定因素不断增加,可能又会向政府提出第二次、第三次扶贫解困要求。在煤矿,奉献、付出和索取、享受成了鲜明的对比。“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这是我国著名作家鲁迅笔下对劳动人民的写照,形容产业工人,特别是当代煤矿产业工人最为贴切。

  煤矿工人来自农村,来自五湖四海,为的是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这些话语,带有当年的革命色彩。五十年代的矿工,来到矿山,都有着种种传奇的经历,除了煤炭部为了支援广东煤炭建设,从安徽、河南、河北等地抽调一部分煤矿工人,拖家带口,浩浩荡荡坐着火车来到广东以外,相当一部分是自己摸进门的。他们是农村中不安份之人,有着常人不具有的勇敢精神,也有着当代人的拼搏劲。他们不愿在农村种那一亩三分地而异走他乡,他们真正的目标,是不愿过贫穷的日子,为了生活、为了出路,他们愿意干最苦最累的活,煤矿最需要这种人。这部分人最多的是湖南省的,有宁乡、湘潭、郴州、衡阳等县市,最集中、人数最多的又数衡阳常宁县的人,在矿区被人称为“常宁拐子”,这种称谓,有褒贬两重意思。既是说他们狡猾、鬼主意多,也是讲他们聪明、有吃苦耐劳的精神。他们只要有一人来到矿山,就会一带俩、俩带三,成帮成串地从农村溜出来,云集矿山,背地里被人称为“盲流”,因为他们没有户籍关系,没有档案,仅凭亲戚、老乡介绍,招为临时工,安排在生产一线当采煤、掘进工人。后来,因煤炭生产发展需要,经过几年考察,基本上都转为全民固定职工。

  五十年代末期,能主动、自发地从农村走出来,安家于矿山,需要一定的胆量和见识。这是解放后首批洗脚上田的农民,应该说,这些人是农村中的精英分子,在矿山又是生产一线的骨干力量。他们能吃苦,不畏死,为赚钱养家糊口,哪个工种工资高、粮食定量高、待遇好,他们就争取干哪个工种。那时,采掘一线,工资高、粮食每月53斤大米,还有井下津贴、中晚班补贴,因此,湖南人在采掘生产一线是比较多的。他们成了家,老婆、孩子来到矿山,没有户籍,没有粮食供应,地地道道的“黑人黑户”,他们只能自己省一点,多干一些,帮补家庭。在夏收时,家属们会去附近农村,捡稻穗、打谷子,将农民打过的稻草重新再打一遍,回收没打尽的稻谷;秋季,又在农村田里、地头,翻挖农民没有挖干净的红薯、花生;平时,他们又在矿区周边房前屋后、山边地开荒种上青菜。他们就靠这种方式生存,虽然生活艰苦,家庭也其乐融融。在矿区形成既是工人、又象是农民的独特的生存方式。

  花坪矿有个老工人叫张福春,是湖南籍,生了四个孩子,只有一个人的工资和粮食定量,要养活全家六口人,苦不堪言,只有天天下井,因为可以省一个人的中午饭,又多两角钱的井下津贴,一个月算下来也不少;下班后,开一些荒地,种红薯、青菜,也能当一份粮食,填饱肚子;到农村去打稻谷、翻捡红薯更是家常便饭。总之能养家糊口的办法全用上。四个孩子长大了,老大张建设读完初中,就随着父亲下井,接上了班,父亲却因患矽肺病,不到五十岁就退下来,刚看到孩子成人,有了出息,就离开了人世 。张建设继承了父业,从普通采煤工人到青年突击手,又提为采煤三队值班队长,成为生产一线骨干。矿里见他扎实肯干,能安心井下工作,准备送他到河南焦作矿冶学院深造。就在下通知的那个月,1983年8月,他上晚班,在103槽采煤工作面和工人一起采煤时,突然发生了巷道垮塌关门事故,虽然经过五个多小时的抢救,终因瓦斯浓度高,他和另一个工人因瓦斯窒息死亡。仅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煤矿建设倾注了两代矿工的心血。在曲仁,何止张福春父子,还有更多的矿工,献了青春还要献终生,有的甚至献了子孙,两代人永远长眠在大山丛中,那些尚存的矿工,心中那份情感,也永远寄托于乌黑发亮的煤炭上。
分享 转发
TOP

不忘历史,怀念前辈。奋发图强,开创未来。
天涯路
傲骨柔肠浪迹人
TOP

阳局:您好!!1现在只写到第八吗?
TOP

我的爸爸是54年就来到花坪的,是最老一辈的红工人。
TOP

一个煤炭产业基地的毁灭,无不让人心痛,简单回顾一下曲仁矿务局的建设历程,凡经历过那如火如荼岁月的曲仁人,对矿区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怎能轻言放弃,那是两代煤矿职工的心血啊!

    感慨中..............
TOP

"经历过那如火如荼岁月的曲仁人,对矿区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怎能轻言放弃.......
TOP

不忘历史,怀念前辈。奋发图强,开创未来。
浪迹天涯 发表于 2013-4-18 9:07:00
TOP

"经历过那如火如荼岁月的曲仁人,对矿区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怎能轻言放弃.......
平果 发表于 2013-4-18 11:12:00
TOP

一个煤炭产业基地的毁灭,无不让人心痛,简单回顾一下曲仁矿务局的建设历程,凡经历过那如火如荼岁月的曲仁人,对矿区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怎能轻言放弃,那是两代煤矿职工的心血啊!

    感慨中...................
红工报 发表于 2013-4-18 11:10:00
TOP

可叹的是政府已经不是当年的政府了~``卸磨杀驴~````
跑三川六码头 爬五岳七十二峰 尝酸甜苦辣咸 无拘无束走天涯
TOP

沉重、感概、奋起!
TOP

不忘历史,怀念前辈。奋发图强,开创未来。
浪迹天涯 发表于 2013-4-18 9:07:00
TOP

可叹的是政府已经不是当年的政府了~``卸磨杀驴~````

李雁辉 发表于 2013-4-18 22:48:00
我既是一个建设者同时又是一个破坏者,不破不立。
TOP

文中提到的张建设是当年和我还有另外两个矿山子弟一起在一矿卫生所体检的,记得当时体检时他眼睛有问题。体检完后我还觉得有点纳闷,怎么眼睛不好怎么也可以下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