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曲仁史——曲仁矿务局劳动模范及老工人代表

[ 242 查看 / 0 回复 ]




采访劳动模范及老工人代表



一、杨淑威(九大代表)
在农村六十年代初期来到矿山,一直要努力工作、勤奋学习、遵守法纪、来建设我们的祖国繁荣富强。尽自己的能力,完成生产任务,服从领导、听从指挥。不幸的是,在六十年代中期,在井下负了伤,失去了一条腿,在共产党的领导下,重建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重新又站起来,为党工作,为人民服务。后来学习毛主席著作,怎样去为人民服务呢?干好本职工作,就是为人民服务。在工作中不怕苦、不怕累,一天十多个小时,自己的工作要做到领导满意、自己满意、群众满意,来鞭策自己,鼓励自己。后来在党的培养下,参加党的组织,感到一辈子的光荣,还要更好的要从思想上、行动上做好一个党员应该做的事情,在基层工作多年,和群众打成一片,一道工作,去完成党交给的任务。虽然文化不高,我原来当工人的时期,当班长的时期,我的班也被评为先进班,后来群众的信任,领导的培养,出席了党的九大,见到了我们心中最敬爱的毛主席,我是一辈子的幸福。想不到,我们退休了,今天还能够住在韶关市一套新房子,生活提高,有新楼房住,退休生活有了保障,月月有工资发,不愁吃不愁穿,过着幸福的晚年。我想起幸福晚年来之不易,多少同志牺牲了,换来今天幸福,作为一个党员、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我一定要热爱我们的党,热爱我们的祖国。
二、张其照(老工人代表)
我们60年就来矿,来矿当时来说我是由花坪61年来到四矿下井,那时候来说我们是在平洞,平洞一下井就是高产,那没有机械化,都是推斗,用人体力劳动干的,煤钻没有开始,以后才有的,那个任务也是下的很重,一来煤矿为了完成上面的指标,在工作面,每天来说坚持八个小时,接班来了我们还不走,63年以后就调到东区,到东区下井是下负一百的,我们那时也是同样的大干,给我们指标,一天好多任务,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那个时候也是抓得很紧,以后干到地下负250,负250来说又是几个采煤队,几个队来说,全队要完成指标,一天干的满身大汗,流一身汗水可以拧的水出,那时没有冲凉房,我们走路回来冲凉的。你上晚班回来,上午9钟才到家,要睡觉睡到五点半,又要开会了,开会一个半小时,大家又回去休息,要睡一觉睡到上晚班,那时是非常辛苦。我们大家前面都是很艰苦,生活条件很差,但是为了建设社会主义,多出煤炭。
三、曹庭顺(全国劳模)
煤矿是我的家,61年参加工作,工作几十年,一年365天,我都天天在井下上班,连儿子结婚都上班没有请过一天假。我们煤矿工人感谢毛泽东,他让我们翻身做主人。参加工作好好干,为了建设社会主义,为了国家繁荣富强,为了人民的幸福,我们心甘情愿。
四、刘芳圆(老工人代表)
几十年了,五十多年,以矿为家、以煤为业,这个心放在中间,国家困难,我们就支持,要出力、流大汗、拼命干,这是我个人的思想。那年春节不下山不放假,老婆孩子齐上阵,扭转北煤南运,就是这样干的,一直到现在。我一贯来是搞辅助工种的多,安全检查、调度室我都干过、市场我也干过,我干过很多工作。但是我们想到,都是为了人民、为了全体的职工身体健康、生活富裕,本着这个思想,在煤矿干了一辈子,现在脚也不行了,也坏了,走路也走不了,一拐一拐,脑袋瓜子讲了这句下句也记不得了。这个脖子受伤,这个喉咙不对偏开了,吐痰吐不出来,很难才得吐出来。我现在每天坚持吃药,但是到医院去医生没得什么药,我说没有药就算了,我又不要求你,但是我生病以后我没有向组织上提出半点要求,要地位,要名誉,没有讲这个事,我自己本着自己有力出力,有活就干活,其他的东西没得想的。现在就好了,通过去年棚户区改造,感谢领导、感谢共产党,我原来在茶山矿住的是6个人住19平方,你看怎么住,去年我分到房子了,85平方,分的房子很宽了,很好。感谢党!感谢领导!
五、邓得贵(老工人代表)
我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当着这么多老师傅的面前我敢说,我什么事情都能干。打大巷、掘进、挺小眼……毛主席那时说了,迅速改变北煤南运,所以我们一定要听领导的话,当时我们来的时候,那时国家还很困难,当时我在五井住,领导对我也不错,去就按时上班,出班要交接班,我们上早班的要到工作面。那些事情安全不行要告诉下一班的人,瓦斯怎么样。同志们和我干的有很多人,我宁愿自己吃苦,我都走在前头,人家不懂你叫人家到前面干什么,有些六级工、有些五级工,我那时是三级工,他们问你是几级工,我说我是三级,你怎么三级搞了个队长来干?你不知道那时十几年没动级,有一次升级说要给我,我说不行,他问怎么不行?我说今年不升我明年可以升得到。我就说给他,他就在花坪住院,他受了伤在井下。
六、邓荣古(老工人代表)
61年4月26日和他一起来的,来到这个煤矿,当时来到这里我们是也没看过煤矿,也没搞过煤矿,但是想到来到这里是比较苦一点,但是为了这个工作要搞好,自己也是以身作则,兢兢业业,为了党的事业,为了全省这个煤炭北煤南运,就扎扎实实的就干下去了,一起干了几十年了。但是在这个煤矿也是说,一说搞煤矿,不受伤呢是不可能的,是有的。我是已经在煤炭里面已经埋起来的了,但是全矿的职工为了抢救才没有出事故。所以我们对这个工作是很不熟悉的,总的是为了党的事业兢兢业业,继续干,一直干到退休了。改革开放以来,现在生活是越来越好了,其实我们老百姓不管是工人也好,农村也好,为了改革开放这条路子越走越远、越走越好,人民生活也是过的越来越好,现在想起来我们这么大年纪的,钱也有,国家给你、党给的,我们怎么去报答党,现在年纪大了,没办法了,现在只能听党的话,老老实实的养好身体,不要去搞那些歪风斜气,党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干,老老实实的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过好生活。
七、唐贤智(老工人代表)
煤矿工人每个人手上都是留有伤疤的,你看这个、这个、这个,煤矿工人把手伸出来,脚一伸出来都是有伤疤,你说你搞了煤矿,你的手上有没有打上记号啊,到处都是,所以我们这些人在这个煤矿的大家都知道,酸甜苦辣,那个时候国家穷,大家都穷,大家都不讲报酬,都吃苦耐劳,那时我们掘进也搞了、回采、挺眼、以后挺眼工,在五井老巷很多,旧社会搞的,我们要穿过一层又一层。井下我们也是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没有考虑死不死,死了就死了,但是我们井下也发生很多次事故,有一次挺眼,我们经验也不够,当时也没有考虑,挺眼挺上去,上面搭好棚子的,要搭四方棚这个眼才能穿上去,结果我们的眼穿上去没有搭好,一下子塌下来,把我们埋在里面,结果死了一次了。第二次死在哪里呢?那个小眼平平的,流的那个水把眼子堵死了,堵死了值班长叫我们上去用耙子边挖、边挖、边挖,那时没有经验,下面有斗接,边挖、边挖,一下子突然掉下来埋在里面,埋在里面把他抢救出来,还有一点呼吸,还有一点气,那个时候你看,不能声张的,第二天照样上班,为什么呢?值班长和组长都讲,你坐在那里,不用你干工作,为什么不能声张呢?不能吃工伤,因为那个时候吃工伤扣我们全班的、全组的奖金,因为奖金我们大家都很清楚了,第一个月五块钱,第二个月六块钱,第三个月七块钱,如果你发生事故就全部取消。所以我们死了一道以后只要还有一口气你都要上班,我们大家按道理我们都见过了,为了大家不少钱,因为那时候大家都靠钱养家的,如果我吃工伤大家全班都没有,奖金都没有。所以我们在工作上大家都一样,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钻一行,都是这样搞的,又加上党的政策好,习近平的政策好,所以我们还是很幸福,所以我们这一代过去作梦没想到,想到今天我们这些老同志有这么幸福,国家建新房给你住,干了多少年了,吃了苦了,我们说句实际话还是值得的。
八、何麦龙(老工人代表)
在这说事就想起,一想起那个北方人,北方人值班,那个时候叫工作长,吴开学当工作长,带着我挺小眼,挺小眼我说怎么挺呀,我不懂呀,挺小眼不懂怎么挺,小鬼仔你拿把洋镐,在往上面挖呀,我这一听,小鬼仔你不就是不要偷懒,你今天挖了2寸,到明天就可以挖3寸,第一个班我就挖了5公寸,第二个班就挖了8公寸了,这个小鬼仔不错,这个小鬼仔不错。所以我总共到现在上班在井下就22年,我要我就不上班,一上班就少不了挺小眼,我专门挺小眼的,要就不上班,我们那时候来到这里工作是很艰苦的,生活很困难的,一涨水,那个水从铺上流过来,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凳子没有一张,拿几个石头在墙下开个铺睡。
九、崔光前(老工人代表)
我爸爸是60年参加工作的,他就来到矿山,后面我爸爸回去我也跟着我爸爸回去了。后面85年我爸爸复职来到这里,我就85年参加工作,参加工作后面86年、87年,我就搞了3年突击手,搞了突击手后面就受了伤,受了伤我就上地面清水沟,送木头,就是这样一直搞到退休才上来,现在又有新房子住,以前在茶山那边房子还是比较小砖瓦房,这是感谢共产党。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AzODMyMTEwNA==/v.swf
分享 转发
TOP